中國電影:“走出去”更要“走進去”

2019年11月08日08:07  來源:人民網-人民日报海外版
 

  電影《紅海行動》劇照

  近日, 入选奥斯卡“最佳动画长片”的32部动画片初选名单公布,国产动画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《白蛇:缘起》赫然在列,中国电影“走出去”再次成为热点话题。从上世纪80年代主要依靠国外电影节获奖开启世界对中国电影的认知,到上世纪90年代中外合拍模式如火如荼,再到如今越来越多的中国电影进入国外发行公司视野,中国电影不仅“走出去”,也在“走进去”,勾勒出中国由电影大国走向电影强国的征程。

  作品更多元 体制更完善

  曾几何时,李小龙的功夫片是最具有世界认知度的中国电影名片,功夫片、古装片是颇受海外欢迎的国产电影类型。自2002年开始,中国电影产业化加速,国产电影向國際推广的程序也不停加快,“借船出海”“联合造船”,涌现了《英雄》《功夫》《让子弹飞》《一代宗师》等一系列海内外耳熟能详的电影。2012年,中国电影全年总票房达170.73亿元,跃居世界第二并保持至今。如今,国外观众能在银幕上看到《战狼2》《红海行动》《流浪地球》《我和我的祖国》等突破古装片和功夫片类型窠臼、千姿百态的中国电影,类型越来越丰富,题材越来越多元,体现出中国电影工业化水平不停提升、电影产业生态不停成熟完善。

  国家“走出去”重点工程助推作用越发凸显。主要体现在从国家层面推动到民间电影交流协调推进,从“要平台”到自己“搭平台”,让中国电影“走出去”程序更加稳健。根据《中国广播电影电视进展陈诉》(2019)数据显示,中共十八大以来,国家主管部门推出的“丝绸之路影视桥工程”,截至2018年年底,共实施项目400多个。“中非影视合作创新提升工程”完成英语、法语、斯瓦希里语、豪萨语等多个语言、200多部优秀影视作品配译,在非洲40多个国家播出。“中国当代作品翻译工程”(影视类)也向海外推出了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等多部优秀电影。2019年,第六届丝绸之路國際电影节征集到俄罗斯、印度、伊朗等国家的400多部参评影片,涵盖4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

  互联网渠道成为新亮点。近年来,国内电影企业“走出去”热情高涨,除了传统的电影节和影展渠道,更多地依靠商业渠道进入国外市场,而国外专注中国电影发行的公司越来越多。随着互联网的进展,中国电影“走出去”从单一的院线发行酿成线上线下平台结合发行,有的甚至和国内同步上映。据媒体报道,今年国庆前夕,影片《决胜时刻》《银河补习班》通过移动电影院北美版(Smart Cinema USA)在北美实现了与国内院线同步上映,引发海外观影热潮。未来,互联网发行也将成为趋势,越来越多的国外观众将在网上观赏到中国电影作品。

  質量和數量仍是短板

  當下,中國電影“走出去”在作品類型的豐富度、渠道的多元化上已經實現較大提升。但也要看到,中國電影“走出去”還存在一些突出問題,好比,適合“走出去”的作品不多,海外票房不高。根據原國家新聞出书廣電總局統計數據,中國電影海外票房收入從2014年的18.7億元增長到2017年的42.53億元,與國內票房增長相比,增速較爲緩慢。電影《戰狼2》在北美的票房僅爲272萬美元,《美人魚》323萬美元,《港囧》只有130萬美元。究其原因還是文化隔閡帶來了“文化折扣”。好比,國外觀衆很難理解《芳華》中,何小萍爲何要冒著被開除的危險去偷同事軍裝照相。此外,國外觀衆不習慣字幕帶來的觀影障礙、國內缺乏具有全球化視野的專業人才,都是制約中國電影“走出去”的短板。

  提升作品的文化內涵

  如何讓中國電影“走出去”的腳步更快,道路更寬?業內人士認爲,讓國外觀衆看懂並且看進去,不僅要“走出去”,也要“走進去”,這是中國電影的必修課。這需要解決3個關鍵點。

  加強對影片的前期策劃,從海外觀衆的視角充实考慮影片的立意、選題、角度、文化內涵。一些外國電影之所以能取得高票房,關鍵在于其對全球化市場精准深入的研究,並到當地取景、聘用當地演員等。如《碟中諜4》在加拿大、阿聯酋、捷克、俄羅斯、印度等地取景,對影片取得良好的全球票房成績起到了推動作用。

  提升作品的文化內涵,提高艺术感染力。以近年来在我国引起热议的印度电影为例,《摔跤吧!爸爸》《起跑线》无不是关注现实、充满人文关怀的现实主义佳作。这也启发我们,中国电影“走出去”必须讲述当代故事,坚持现实主义手法,以思想精深、艺术精湛、制作精良的作品体现民族文化独特的审美韵味和民族情感,才气以文化人,以情感人。

  调整电影叙事模式,接纳中西视角结合的电影叙事。以今年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《包宝宝》为例,就以饺子这个中国传统文化符号为切入点,以西方视角透视中国家庭教育的普遍“痛点”,感动了中外观众。(胡 祥)

(責編:郭冠華、丁濤)